夏洛塔charlotta

最近沉迷原创。要fo我请想好了再fo?ok?请你不要骗粉,ok?我的画画速度很慢的。
这里夏洛塔/文森特,更图主为弹丸/凹凸,其他随兴致来画x
本命庫蘭貝莉/托托流行樂/天海蘭太郎/江之島盾子/嘉德罗斯/格瑞/维德
最喜歡的cp是左戀/天吉/鼠羊/最楓/瑞嘉/安艾
请多指教!

p1文豪野犬.性转注意p2Reficul.
草稿纸摸鱼

汇总一下海囚剧组的存戏

Death Pater
1.#忠诚#
城堡的楼梯转角,暗紫色的砖上漆着黑色,悬挂于古墙上的金框油画承载着数届王者的辉煌。灵魄游离的冥界只存在干枯的黑木,透过身边的落地窗映入眼帘的是纯白皎洁的明月,好似圆得有些不自然透着凄冷的寒光倒切入双眼。方才安静停滞在树枝上的寒鸦拍打它凝着血痂的灰羽抖落的羽毛闯入了属于明月的纯白。伸手想要触摸这冰冷的玻璃但化为透明的身躯使自己无法触碰到实物,深紫的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低头看了看自己透明的双手。叹息,对自己露出嘲讽的笑容『My Queen…看啊,我现在是多么地无能。』半垂下眼睑思绪回到了第一次遇见她的那段时光。

暗色的城堡,属于王者的紫罗兰色安静地伫立于华丽雕饰的画框下,恬静的白皙脸庞从不勾起笑容,紫眸似潭水般宁静又暗藏玄机。
注视着她的身影彳亍到她身边,裙袂束裹的银色盔甲与配剑摩擦发出声响。镶嵌在剑柄的宝石闪着亮光映出自己的模样,对她微微勾唇露出算不上温柔的笑容,覆裹盔甲的右手置于胸前附身为她下跪。垂眸黑色间紫的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保持微笑缓缓启唇
『Your Majesty,我的名字是——Death Pater.从今天起就是您的近侍,您的骑士。我会为您付出一切,我永远忠诚于您。』
抬眸望向她的脸颊,冰冷的目光高傲的气场。她只是安静地注视着油画,无声地考核。城堡砖瓦上锈迹斑斑的油盘上燃烧的火烛滴落蜡泪,明亮的烛光为她的长发染上了一丝暖黄,长久的沉默,最后她只是睥视了一眼,樱色的唇间吐露出温柔的声音『Queen.....称呼我,Queen.』

从那一次初遇便明白,她会是自己用一生去守护的人。即使命运要将自己与她分离,车轮碾过自己的身躯抹杀了自己的存在。但如今也以这幅灵魂的模样再度回到了她的身边。站在她的身后默默地守护这她,为了她再度挥舞刀刃。

——My Queen,我的一切都是您的
——My Queen,我会对您献上绝对的忠诚
——作为您的骑士,我会成为您身边的最强。身为您的骑士,我会用生命去守护您。

——即使您
       最后忘了我是谁。
『My Queen,我很高兴我在你的生命中存在过。请您听到这个名字会有一丝熟悉——我名为Death Pater。』

2. Death Pater
#長眠#

她對我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只是奉命去保護的女王嗎?

無數次地在心中這麼質問著自己,卸下沉重的盔甲纖細的身軀覆上深紫的長裙,紫羅蘭的長髮解開頭繩的束縛隨意地披撒在肩上。闔了闔眼瞼將頭輕輕貼在冰冷的鏡子上,仿佛同水面一般蕩漾開圈圈漣漪重新啟眸望向那鏡子深處倒影出的人形。同自己一樣纖細的身軀但卻身著王者般的收腰長裙,豎起的扇型領口拖起她柔順的深紫色長髮,整齊的劉海下那雙寶石般的眼眸閃爍著屬於貴族的高傲。

不,不應該如此膚淺,她是我真正敬仰著的,愛著的人。

明確心中的感情卻只是因為身份的差距雙手撫上鏡面緩緩滑下,不知不覺中咬緊的泛白下唇逐漸滾落朱紅的血珠。懊悔,自卑,抱歉。這是身為她最親切的騎士,但也只是個下人內心中不應有的愛慕。黑色的愛像刀一樣刺在心裡,用火焰灼燒過一樣揮之不去。

看似一樣卻又截然不同的兩個存在。現實中的虛無,鏡子中的真實。

沉睡在劍鞘里的長劍因為她的命令遲遲沒有向敵人展露出屬於它的腥紅可怕,原本沾染其上的怨魂夾雜著敵人的血肉為它冰冷的身軀添上一層作嘔的腥味。作為她的騎士不能讓女王受到一絲傷害,作為她的騎士即使自己被怨魂纏身被萬人所指也無怨無悔。為了那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人造的心開始跳動。

等我明白過來的時候,就再也無法在沒有她的世界里活下去。

若是鏡子倒映出來的是真實,那麼為了她,我可以墮入長眠。

Reficul
1.#陈年旧事#
#二设有#
——When we both young when I frist saw you....
她是我的神,创造我的伟大的神。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和其他的天使一般,对那位总是带着笑容的神明充满了敬佩。带着这样的思想挥动自己纯白的六片 羽翼,不顾一切,为了她而战。金色的光环永远闪烁着不灭的光芒,即使纯白的发丝沾染上鲜血的殷红也不足为惜。天界总是充斥着美好的气氛,可即使是这样的地方身边站着总是对自己微笑的战友们,心里却也一直感觉,仿佛缺失了什么东西。
直到那一天起,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堕落下来的天使浑身沾满了肮脏的鲜血,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各种绿色交织组成的世界,却算不上单调。绿树掩映下清澈的荷塘,漂浮的碧色水生植物中拥簇着一个美丽的身影。视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无法从她的身影上移开,翠绿的长发如瀑般垂下尾端轻浮在水面上,看着她渐渐靠近的身影,玄色的玉指抚上自己伤痕累累的双手为自己治疗。她细长的睫毛点缀下和自己一样绯红的眼眸微微眯了眯,勾唇露出温婉的微笑,她缓缓启唇从喉中发出一个温柔的音节
——Sin。
原罪,在回过神以后才注意到,她长裙遮挡下巨蟒一般的身体。警惕油然而生,微微蹙额挥动翅膀向后退去手搭上武器的把柄,看着她有些疑惑的表情咬了咬下唇所有想说的话语都变作一声叹息。不理解为什么她这么温柔,不理解为什么她这么美丽,不理解自己....为什么像是爱上了这个恶魔。短暂的沉默,再度抬眸对上她的眼眸微微勾唇露出微笑。
——Reficul。
这便是,自己和她的初遇。她翡翠一样的长发,朱红的双眼,和那个温柔的微笑已经深深地抓住了自己的心,心中漏洞也不再空缺。爱上恶魔的天使,荒谬的爱恋。质疑从心底诞生,为什么,天使不可以和恶魔在一起?那天起,神明的麾下明白了,那并不是『好像』而是『真正地爱』。忘不了她的容颜,忘不了她的恩,就算是在百忙之中自己也会时常偷偷地跑下来,去和恶魔相见。时光的推移,一切都顺利得太过奇怪,终于在充满阳光的那一天,自己坐在她的蛇身上轻轻捧起她的手落下真挚的吻,对她说出长久以来一直憋在心头的话语。

——我会娶你的,当我的妻子吧。

察觉到一切的神明是不允许自己的下属拥有这样的爱恋的,她是伟大的,是完美的,也是自私的。自己从未质疑过对她的爱,可是神却不允许天使爱上别人。
堕落的天使,在那次遇见后便真的永远地堕落了。天使的羽翼褪去轻盈的白羽,只剩下蝙蝠一般的黑色六翼,泼墨般晕染开的黑色吞没了高贵的白色。金色的光环被破坏,碎裂,最后被抹去了它原本存在过的痕迹。银白的发丝被风吹起,散在空中,那对羊角从头侧生出,天使的服装抹上了黑色。
-从那天起,名叫Reficul的天使死亡了,
-从那天起,名叫Reficul的恶魔诞生了。
神明还是带着那副笑容,却对自己如今的模样充满了无尽的嘲笑,她不再爱着Reficul,对呀,神怎么会爱与她对立的魔王呢。她抬手用自己的力量幻化出金色的长剑,她嘲笑着讽刺着甚至咒骂着自己的爱人。尖锐的金属划破空气没入自己的胸口,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飞溅的鲜血浸湿了自己黑色的长裙,红色的领结,眯起绯红的眼眸手中握住的锤柄并未松开。

——你后悔吗,Reficul,逆神可是重罪♪

蹙额眼底闪烁着坚定的火焰,曾经对她的所有敬佩被无情的命运洗刷只剩下看清一切的悲伤和憎恶。咬了咬下唇,腥甜的血液顺着嘴角流出,滴落在地面上形成一朵朵花的样子。看着她的眼神,她丑恶的姿态微微勾起嘴角露出嘲讽的微笑。

——我,不后悔。因为我爱她胜过一切。

在那之后是过了多久了呢,Sin?为什么我还会记得这些,可能全是偶然间的回忆吧。说不定第二天我的记忆又将被重新上锁。可我还能看见你的笑颜,那就什么都不重要了。Sin,我爱你,你知道吗,即使会受到伤害,我也爱你,至死不渝。
可你现在又去哪里了呢,我不断地不断地在水塘中徘徊,轻抚上垂下的柳条细长的嫩叶,就像你的皮肤一样光滑,那水塘怀抱着我就像你的怀抱一样温柔。可是你已经不见了。我知道,什么都无法代替你的存在。
心中的那块被填满的漏洞,再次空缺了。

2.#堕天#
——在神的怀抱中诞生,却又在她的纵容中迷失。
冷风划过脸颊带着丝丝凉意穿过制服,袖口三折肮脏渐黑的血渍凝结其上唯有通过那烫金花边能够勉强看出天使的身份。六片纯白的羽翼张开迎风让自己在和那充满着血腥与杀戮的地面映出同样晦暗色泽的穹宇中站立。透过残破的白色手套手心传来银白长剑握柄的冰凉触感,轻轻挥手将那悬挂在剑刃上的血液甩在地上。黑色的高跟鞋踏过支离破碎的内脏,蹙额抬头血色的眼眸注视着遥远的天边那一抹象征着神明身份的亮光。
『Elux,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你的部下』
微启干涩的唇仇恨与悲伤攀上眼底,握紧剑柄挥动着羽翼向她飞去。而那高傲的神明微眯起眼眸勾唇露出轻蔑的嘲笑,过长的衣袖轻挥强光吞没一切只在视网膜中投下一片纯白。尖锐的金属划破空气撕开亮光没入自己的胸口,疼痛感撕咬吞噬着神经从被刺穿的后背蔓延上涌,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腥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滑下。金色光环逐渐淡漠了光辉,最后碎裂被抹去了它原本存在过的痕迹。六片天使的羽翼褪去白羽只剩下蝙蝠一般的翅膀,泼墨般晕染开的黑色吞没了高贵的白色。银白微卷的发丝被风吹起散在空中,恶魔的卷曲羊角从头侧生出钉上红环,天使的制服抹上了黑色王者的裙袂溅上胸口涌出的腥红。堕落的天使从天际滑落,掉落的刀刃插进晦暗的泥土撕裂干涸的大地。落入冰凉的水塘不见那神明过去一样的温柔守护,水淹没自己的身躯阖上眼睑却在意识陷入无尽的黑暗之前瞥见了那一抹熟悉的绿色。那样温柔的身影同自己一样血红的眼眸,立领的翠绿披肩下纯白的长袖荷叶裙。她温暖的吻覆上自己干涩的唇,巨蟒的蛇尾环住自己破碎的身躯抱住自己一同堕落。
——不再是过去的天使长,不再是神明的得意部下。但是Sin,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