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塔charlotta

最近沉迷原创。要fo我请想好了再fo?ok?请你不要骗粉,ok?我的画画速度很慢的。
这里夏洛塔,更图主为弹丸/凹凸,其他随兴致来画x
本命庫蘭貝莉/托托流行樂/天海蘭太郎/江之島盾子/嘉德罗斯/格瑞/维德
最喜歡的cp是左戀/天吉/鼠羊/最楓/瑞嘉/安艾
请多指教!

都市喵奇谭的戏

#嘛,反正我独皮蚩离啦#

#01
*原作梗
*二十三话

难得一见的邀请,并非令人厌倦感到百般无趣的五山协议。有些疑惑却也无法拒绝来自自己心上人的邀请,夜晚咬破夕阳的唇,墨色晕染穹宇揭开命运剧本的序幕只身应约赴往黑山。
繁琐的礼节性要求却也不得不去遵守,微笑面对黑山的接客行礼说明来意后便跟随对方来到了邀请者的房间。布景构造与她处事截然不同显得十分细致,那浅蓝柔发的女子鞠躬后便在暗色房间里隐去了身影。夜色渐深可这房间似乎安宁得出奇,在那薄如蝉翼的垂帘后隐约透着一抹墨黑。沉声彳亍上前抬手曲指小心掀起轻纱,映入眼帘的景象让自己鎏金的眼眸不自觉地放大心跳仿佛在这时刻停止了。黑色长发失去纤细头绳的束缚散落在棉绒被单上,反差的色彩却又毫无违和地与纯白交织融合在一起。褪去灰白绣花宽袖长袍露出白皙肌肤,束缚勃颈的灰色装饰缀着反射着微光的灰金蝴蝶结。不同于华丽外壳包装的花香,却又散发着胜似花朵的朴素清香,那双翡翠般映着鎏金光亮的针眸微眯流露出平和与温柔的情意。她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微笑,抬眸静默地对上自己的双眸随后缓缓起身。细微的动作牵动戴于她白皙脚踝的金色铃铛,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足尖点落地面却未发出声响,黑色长发飘起散落空中划出一个弧度,伴随着清香如同梦境一般沉醉迷人。她微微曲指攥住自己胸前衣物视线依旧停留在自己身上,微微启唇笑容兀自发出温软女声
“你喜欢我?想娶我?”
随着她的动作配合倾身阖上眼睑回以浅笑,早已明确的答案毫不犹豫地道出回应她的问题。对方伸出左手轻揽她扑入自己怀中的身躯,她的手抚上自己的手臂凑到自己耳边低语
“聘礼呢?”
-霞山为聘!
从未幻想过她会主动提出这样的疑问,但如今这却是无可否认的事实。面对她的问题选择了自己最诚挚的回复,却在下一秒被突然变得冷淡的对方推开。惊鄂在眼底一闪而过,但也熟知她多变的情绪并未做出什么反应。她背过身去墨色的长发微微飘起挡住了她的脸颊,缄默片刻后缓缓回头翠色眼眸流露失望与无趣地看向自己
“你用霞山为聘,我用黑山做嫁妆,何来诚意?!”
耳畔传来她不满的话语,大概也是自己考虑失策只好面露歉意地垂眸叹息。上前俯身从后搂住她的身躯轻声耳语着
-是我考虑不周,别生气。
-你喜欢什么?天上地下,只要你说,我都为你找来。
隐约注意到她唇角重新流露出的笑意,带着俏皮和一丝狡黠。温暖的指腹贴上自己冰冷的脸颊最后环抱住自己的脖子,抱住她身躯的手轻轻松开,她反手搂住自己抬头发出银铃般的轻笑
“天下的鱼。我都吃遍了”
“只有东海的团扇鱼,王母座下的五彩锦鲤,菩萨紫竹林里的七色金鱼,还没尝过”
意料之外的任性答复不禁蹙额面露难色,团扇公主乃东海龙王的义女,五彩锦鲤早已修炼成仙,七色金鱼是观音菩萨的爱宠,想要得到这三者绝非易事。对方却早已下定决心将此作为聘礼,黑山之主的决定想要改变恐怕比上天下地还难。面对自己的迟疑她只是轻蔑地挥手,回身睥视语气中充斥着冰冷.
“滚!”
“还以为你有点本事担当,原来不过如此!”
无可再得的大好机会,如此深爱她的自己又怎能让它这么轻易溜走。对着她的背影重新露出微笑,抬手握住她的左手赔笑道
-别生气啊,待我想想办法。
或许也是意识到自己的要求太过苛刻,她的表情重新变得柔和要求退了一步。只是去为了她偷得一条七色金鱼也未尝不可,微微眯眸无奈和宠溺浮现于眼底笑着叹了口气,牵起她的手俯身阖眸在她白皙温暖的手背上落下一个吻.
-好吧,谁让我喜欢你这小馋猫。
重新直起身躯启眸露出温柔的笑容对上她的视线,握住她左手的手即使冰冷却也因内心占据的对她深刻的爱不愿意松开。她翠绿的针眸底看不穿她的心,但那难得一见的微笑永远烙印在自己的心底无法忘却。
-你发誓,若我拿来七彩金鱼,你便嫁我为妻。
“好,我发誓。”
-一言为定。
“.......”
“一言为定。”

#02
*9.14相片情人节

-我不曾忘记你的容貌

暖色夕阳晕染橙红,和苍白云霭交融化在无际穹宇。兀自立于枯败针叶笼罩的树下,将视线平静投向映出点点星火的镜水面。微风掀起层层波纹晕起涟漪,垂眸眼见那灯火倒影似乎在波纹中渐渐浮现出一抹熟悉的黑色身影。但也只是爱慕心切,仿佛所见罢了。

-你的名字,在这几千年的时光里,我念了不知多少次了。

黑狱不愧名不虚传,同它本身的名字一般尽是无穷黑暗,妖气流露杀意夹杂鲜血腥臭的窒息泥潭,为了她受了几千年的苦却也无法压抑住内心上涌的不甘与疑惑。
抬手刺眼冷光微闪,只是几秒伴随碎裂的光点消散,而浮现出那一朵被冰冻住的纯白茶花轮廓。寒冷蓝冰包裹拭去它的生命,却为了留住那转瞬即逝的美丽而让它永远焕发出光彩。如同那个女子一般迷人,但自己终是无法博得她莞尔一笑。
为了她付出一片真心,只要是她所厌恶的,不论自己是多么珍视也可以将其永远毁掉。即便如此她也不曾回头,不曾让那双翡翠的眼睛流露出除了冰冷厌恶以外的情感。
千年前她为了别人堕入黑狱,千年后那张小小的相片里映入的仍旧是她和别人的身影。

-即使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也无法和你一起观赏无际的夜色星空。

-而你毫不关心。

-可是,我爱你,夜瞳。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