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塔charlotta

最近沉迷原创。要fo我请想好了再fo?ok?请你不要骗粉,ok?我的画画速度很慢的。
这里夏洛塔,更图主为弹丸/凹凸,其他随兴致来画x
本命庫蘭貝莉/托托流行樂/天海蘭太郎/江之島盾子/嘉德罗斯/格瑞/维德
最喜歡的cp是左戀/天吉/鼠羊/最楓/瑞嘉/安艾
请多指教!

天天喊日七,结果下笔就是狛七

*罪と罚
*年前设定有
*召使自戏向,此处的罪与罚指的是miku的歌曲。戏中有歌词改动穿插。虐向、背景架空为唯一没有沦为绝望的77期生中七海千秋死亡。
*七海你是天使。

—呐...能够听到吗?
—七...千....
被屏幕那方传来的杂音吞没的声音断断续续碎裂开来,再怎么修复也无法隔着那单薄的屏幕看见她的模样。画面闪烁最后只剩下黑白灰累成的乱码,叹息了一声抬手按住有些作痛的太阳穴向后靠在靠背椅上。再怎么说也太勉强了啊,毕竟自己也没有程序员那种能力。抬眸透过舱舰窗户望向群星点缀的墨染穹宇,飞行高度不算很高云霭堆积遮挡皎洁明月透不出微弱亮光。
—如果你还能拥有双耳和跳动的心脏的话,就能让你重新看见这个世界了。啊啊..虽然和你所期待的并不相同,不能够被那同你眼底闪耀的希望一样耀眼的光芒照耀的世界。
似乎是说给某人听的话语却在这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狭小房间里得不到任何人的回应,缄默中垂眸望向桌上安静放置的从那被破坏的商店里拿出的崭新笔记本电脑微微勾唇露出苦笑。抬手指腹轻抚字母微突的按键,视线停驻于那不断闪退着的弹窗。
—或许你...看不到会比较好吧。呐...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哦,和最初那个你认识的我完全不同。不..要这么说也不太正确,至少依然是那个作为希望垫脚石的渣滓。
顿了顿唯一能动的右手不自觉地握拳,脸上流露出嘲讽和悲伤。侵蚀内心的绝望悄然蔓延吞噬理智,灰青眼眸半阖渐渐旋起令人晕眩的绝望漩涡。记忆中的她总是背着那一成不变的粉色布偶书包,戴着缝出猫耳形状的兜帽低头玩着手中的游戏。那是她的才能,甚至有时连撞到别人身上都浑然不知。对游戏的热爱,她身上闪烁的那份耀眼希望之光让自己不知不觉中就无法停下对她的关注。从樱花飞落的学院生活开始,支持她让她成为班长默默注视着她的变化,为了让她和同学们将自己希望的才能展露出来不惜放弃自己的一切离开那个班级。但是现在呢,这个在除了她以外的77期毕业生的手下变得残破不堪的世界,真的是她愿意看到的吗。
—没关系的...如果变得讨厌我的话,让我永远消失就好了。我的生命只是为了最后能让绝对的希望展现出它的光彩而存在的,为了希望将它舍去我也毫无怨言。所以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了在绝对绝望过后看见希望啊。
『这样没有你的世界,就如同失去了希望一般。你在哪里呢?哪里都没有。』
合上笔记本电脑从靠背椅上起身,将置于桌上的手套重新戴回左手遮挡那纯白绷带缠绕下镶嵌着红色指甲的不属于自己的左手。束缚勃颈的铁链因动作的起伏摇晃着撞上大理石桌边发出清晰的声响回荡在只有自己一人的房间,提醒着自己此刻并没有什么能够逆转局势的契机,自己只不过是个卑微的仆从罢了。右手指腹轻抚白色石桌光滑平面,灰色纹路顺着桌子边缘慢慢爬上中心,如同碎裂一般的痕迹布满整个桌面。那么目前的局势应该怎么办呢,投靠向他们然后将选择权交给那个短发少女吧,那样的话,或许会萌发出新的希望吧。内心暗暗思考着对于未知的未来是否有人能够改动着绝望的结局谱写下新的未来,不断地祈福着帮助着新的玩家,却从没有过一次将希望的主权自己握紧。自我否认厌恶轻视渐入骨髓,但是没有办法。不这样做的话,就无法记住那个总是铭记希望露出温婉微笑的她了吧,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自傲的忘掉希望而堕入绝望了吧。
—呐好痛啊,不论是失去你的内心,还是左手的切口。都要流出新的血液了,但是不这样的话。就不会感到绝望了...没有绝望...就不会有希望孕育了。
—如果你还有双耳就好了...如果你还有心就好了...
声音低沉得有些颤抖,抬手撑住额头阖上眼睑。左手绷带包扎下的断面传来刺骨的疼痛撕咬着神经吞噬着理智,绝望的病症在内心悄然晕染蔓延。
—不...不是的。我不需要你听见,我不需要你感受到..。曾经充满着希望的你,我想看见你绝望的样子,我想看见你知道我们成为绝望残党而难过的样子..对,那样就好了。
诚挚的祷告与忏悔在暗色浓雾氤氲下变了味,露出嘲讽笑容说出口是心非的话语。那些记忆不过是过去虚幻又美好的梦境,罪与罚交错横行的世界只剩下绝望和渺茫的希望,这双眼流露出的绝望和悲伤——如果你有双眼的话,就可以看见了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