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塔charlotta

今天江之岛盾子和圣德芬和我结婚了吗?
头像by千浔,最近沉迷原创。女朋友叫秋萤,LOFTER上她也叫秋萤
要fo我请想好了再fo?ok?请你不要骗粉,ok?我的画画速度很慢的。
这里夏洛塔/文森特,更图主为原创,其他随兴致来画x

嘘,可以保持安静吗,我怕惊吓到花朵们。哦……并不是说你非常聒噪的意思,我只是想营造安静和平的氛围,不然的话,不就辜负了影之绚小姐的心愿了吗?

🌹🌹———树灵原设加载中———🌹🌹

*姓名:欧基德·宽克里( Orchid Quackery)

*性别:男

*年龄:22岁

* 身高:181cm

*异能:
「树谷幽声」
操控方圆一千米的所有植物的能力,同时也可以和植物同化视野。

*种族:树灵
(本体是靠近白之森中心树区被影之绚保护的树,白色为整体色泽,有着蓝色的枝叶)

*隶属: 天界-白之森

* 外貌:
黑色短发M刘海,左侧的头发微微偏长,挑染了一束蓝色。双眸为淡蓝色,似乎总是含着温柔的笑意。肩上披着灰蓝色的长袖外套,穿着白色衬衫,领口的扣子微微敞开。左边胸口包内装着一支灰色的签字笔,衬衫袖口三折挽起。褐色的长裤搭配深褐色的平底鞋。

*性格:
总是露出温柔的笑靥让人误以为他的性格非常温和,但实际上在一段时间的深入交往后就会发现他其实非常冷漠。有病态的施虐癖,但是通常不会自己亲自动手,因为嫌麻烦和脏。通常使用间接手段,冷暴力恶言相向,雇佣别人或者使用植物的手段来折磨别人。讨厌别人说自己的名字娘,因为orchid是兰花的意思。非常高傲,但是对花朵非常温柔。

*经历:
曾经在身为白之森普通的树木的时候见到过别人滥砍滥伐树木,但是奈何自己没有化形的能力所以无法报仇,长久的怨恨积攒在他的内心,他在拥有化形能力以后所有的负面情绪堆积铸造了他黑暗的真实性格。

不过受到了他的守护者影之绚的影响,他为了白之森的和平,保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虽然谁稍微得罪他一点都有可能面对被杀害的危机。

之后在TS学院毕业后成为了花店老板,遇到了一个让他恨不得把对方撕成碎片的独角兽,虽然现在也没能成功干掉对方就是了。

*人际关系:
○安文瑞斯/影之绚:
少见的能够听进话对象,非常感激的两位守护者。

○卡勒夫·佩尔:
非常憎恨的对象,虽然他对卡勒夫一点也不了解,也不想了解。

*备注:
喜欢看书,似乎明面上人际关系挺好的。
惯用武器除了植物外是剪刀。
花店开在中立地区,顾客来自各个领域。

梦境是一片漆黑,深不见底的绝望。我在黑暗和冰冷中彳亍着,却没有注意到海水逐渐将我淹没,当我被泪一般的海浪吞噬无法呼吸的时候,我在窒息的痛苦中看见了明亮的火光,最后炙热将我灼烧,我看见了人们憧憬着的十字架上,哭泣的少女。

不要啊……快停下,请不要再朝她扔石子了,火焰已经要吞噬她纯白的纱裙,我听见她的哭声渐行渐远,最后她在明火中化为灰烬。除了我的记忆,哪里都找不到她存在的痕迹。

这样的噩梦日复一日地折磨着我,让我在冰冷的黑暗中醒来,看不见破碎相框中她的笑靥。于是我暗自下定决心,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和异世界的人相识相知,再也不要将他们卷入死亡的漩涡。

🌹🌹———天使原设加载中———🌹🌹

*姓名: 辛德·凯斯林克(Cinder  Catholic)

*性别:男

*身高:177cm

*年龄:19岁

*异能:
「凌空之刃」
将云彩化为金色的巨刃的能力,最高数量是20把,大概有4M高,可以直接不触碰剑指使其攻击敌人。

*种族:普通天使

*隶属:
天界-白队队员

*外貌:
深褐色长发M型刘海,发质蓬松微内扣卷曲,头顶有一根怎么都梳不下去的呆毛。长着一对巨大的白色羽翼,泛着金色的光。不仅有光环,在清醒的时候,身边总是围绕着两个金色的魔力光环,不过无法触碰到。原本双眸都为绯红色,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将左眼用白色面具遮挡了起来。

脖子上缠绕着粉红色的缎带,最里面穿着白色的高领无袖紧身衣,随后是黑色的低领长袖,最外是白色连帽中袖衫,下摆很长却有些破洞,帽子的边缘有金色的花纹。

手臂上戴着白色的护甲缠绕绷带,戴着黑色手套。腰上系着浅蓝色的绒毛装饰物,用带有红宝石的金色腰带束缚起来。裤子是黑色的紧身裤,但是布料很薄。穿着黑色的高跟鞋。

*性格:
不怎么会笑,不是很平易近人的性格,准确来说是个傲娇。但是本质上是个好人,求上进并且很少抱怨。不会轻易明确表露自己的心理想法,对别人的亲近表现得有些抗拒,但是被温柔对待的时候会不知所措。

畏惧过去的伤痕被揭穿,曾经被噩梦缠绕过很长一段时间。被揭露伤疤非常容易崩溃,在这种时候会很轻易地陷入绝望。

*经历:
他曾经因为好奇来到过人类的世界,遇见了一个天主教女孩,对方对自己充满崇拜,然而他却被她的善良和美丽所打动,爱上了她。女孩送了他自己最喜欢的粉色缎带,虽然辛德并不喜欢但还是收下了。因为性格驱使,辛德无法告诉她自己的心意,一度迷茫的他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在困扰和纠结中最后还是打算放弃,可是就在当他重回人界打算向她告别时,他却看见她被烧死在十字架上。因为她坚信自己真的见到了天使,他并不是大家所说的那样纯白,而是一身黑衣,褐色长发和红色眼睛。这对教会简直是亵渎性的发言,她被当做亵渎上帝的魔女,以蛊惑人心的罪名被处以死刑。

虽然他作为天使不能以自己的情绪冲动而杀掉当时的所有人,但是他原本是有能力救下这个女孩的,不过他却因为面临死亡和受伤的恐惧而止步了,等到他回过神来已经什么都晚了。在精神错乱的时候,他在处刑结束后来到那堆灰烬边,却看见唯独一颗属于那女孩的眼球还保存完整。他一边哭着一边绝望地笑着,挖出了自己的左眼随后粗暴地植入了那女孩的左眼。

病态心理作祟使他即使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也没有恢复原本的左眼,他脱下了黑色的外套,将衣服换成了白色,以为这样就可以使那女孩免于遭受处刑。他因为自己的懦弱与无能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绝望,当他闭上双眼时总是能够清晰回忆起女孩痛苦的模样,他不断地被噩梦和恐惧的记忆侵蚀,甚至听到自己的名字(灰烬)时都会陷入恐惧与绝望。

在他好不容易摆脱这段记忆之后,他却突然遇到了一个来自魔王军的荆棘鬼,对方挖掘出他心底的伤痛后却以他的绝望为乐,不断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夺取了他的一切。目前是又一次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备注:
原本是一身黑衣,后来因为那个女孩而换成了白色的外套。
睡眠很浅,睡着的时候缠绕的光环会消失。
想被人温柔对待。
有一点轻微的病态自残心理。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被看不见的横线割开成为两界,真是让人费解。荆棘林永远看不到阳光的日子,千百年来都不会有什么变数,所以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天网被打破。不过啊……实际上对面不就是阳光眷顾的大地吗,这个世界的创造者真是不公,为何不给这片晦涩的土地一点色泽呢。

我渴望离开这里,不想成为这里的守护者,可是那个枫鬼小子还没有离开他的席位。真是的……年轻人就这么有干劲吗。我想要去往天界,去到传说中那个纯白色的天宫,然后去寻找我曾经见过的那个人,成为他的梦魇。

🌹🌹———荆棘鬼原设加载中———🌹🌹

*姓名:荆棘鸟

*性别:男

*身高:182cm
(原型荆棘藤的长度可以说能够覆盖整个荆棘林)

*年龄:25岁
(按人形状态计算)

*异能:
原本拥有:
操控荆棘的能力,是从身上直接能够长出荆棘,也可以操控物理存在的荆棘,并且不会被它伤到。

「喧嚣之外」
将自己能够察觉到的对自己有杀意的人的攻击无效化

*种族:
荆棘鬼
(人形的身体不论怎么受伤都不会死,但是本体是荆棘林中心,在奥托克莱特本体枫树下守护他的百年荆棘。破坏掉它会死。)

*隶属:
魔界-荆棘林
魔王军-红队后勤部队(因为他不能长时间离开荆棘林)

*外貌:
白紫色的长发刘海右偏遮住挡住双眼的绷带,绷带上有黑色的墨迹,绷带长度垂到胸骨。头发是天生的双发色,紫色杂乱地穿插在白色之中,耳发比较长乱,但是却将脑后长发松松地扎成低马尾。左边编着一个辫子,用红色的荆棘缠绕,头上也缠绕着不完整的荆棘环。

双眸是深紫色的,脸上有红色的如同滴血一般的印记。虎牙。脖子上围着红色的荆棘软环,戴着银色的锁链项链,绕成两环。

外套是黑色的长袖长下摆绒毛领口风衣,绒毛是深紫色的。里衣为黑色短袖低胸领口衬衫,下摆有紫色的荆棘花纹,裤子是黑色的紧身裤,也有紫色的荆棘花纹,穿着黑色的矮跟皮鞋。手臂和腿上也经常缠绕荆棘。

*性格:
似乎是很轻浮的性格,笑容给人一种微妙的感觉,总是不怀好意。对于天界的存在有一种奇怪的狂热,以别人的痛苦为自己的快乐,为了让别人露出痛苦的表情什么都干得出来。是不论男女,只要自己喜欢都会折磨、甚至侵犯的变态。

*经历:
和奥托克莱特一样在暗无天日的荆棘林里经历了磨砺化形存活下来的树鬼,但是他比奥托更加渴望光明,甚至对一切光明的事物产生了一种病态的爱。他想要追求去往天界的机会,因此加入了魔王军,虽然只是后勤部,但却又非常危险的战斗力。

只不过接受了奥托克莱特的拜托,以及为自己的生存考虑,他选择大多数时候留下来待在荆棘林里保护这里,毕竟这里比白之森混乱很多,每天都有新的入侵者想要破坏这里,他为了保护这片土地,将自己的荆棘枝条遍布各个地方。

目前来到荆棘林能够将他打败的是玛格丽特和威伊勒斯,他所承认的两位强者,对威伊勒斯的翅膀和玛格丽特的性格也产生了狂热的爱…最后被揍了一顿。不过玛格丽特得知他想要去往天界的愿望后,打算偷偷给他一个机会,展望了他的未来,并且告诉他适合跑去天界的机会。

于是这给天宫的某位灰天使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他最初是在初次见面时,以敌人的视角出手而破坏了对方的一切,然而却觉得他的痛哭绝望的样子深深地吸引了自己,所以以欺负对方为乐。虽然自己没办法长久待在天界有些失望,但最终还是揪着对方的头发笑着对他说“我还会回来的♪”

回到魔界以后心情大好,又偶遇了身上拥有天界气息的黑白双子,于是将他们俩收留在了荆棘林。

*备注:
■欲爆炸的变态,非常危险,警察就算逮捕了他,他也会越狱跑出去的恐怖分子。
目前是没有喜欢的人的。
右眼被威伊勒斯揍过一拳所以目前是看不见东西的,关于绷带这个问题,是他在颤颤巍巍的状态下闭着眼睛去扯绷带,然后不小心打翻了墨水,所以留下了一些洗不掉的痕迹。(真的太傻了)

水下的世界曾经折射着上层的光,而我却一直都只能沉浮于深不见光的海底。人们畏惧我,见到我便远离我,他们尖叫、哭泣,用武器向我砸来……但是,我只希望能够于他们交流,接触。

他们称呼我为怪物,或许是这样吧,嫉妒和愤怒使我的内心扭曲,我的泪水变得如污垢一般漆黑,但却无法止住涌流而出的泪珠。

最后我掉入了一个封闭的世界,水下的海妖接纳了我,蔚蓝湖畔的独角兽将我视作家人,丛林奔波的白猫将她的心奉献给了我。这个世界,曾经被称为破碎的、由人类世界产生的亚种,但是对我而言,它比太阳光还要温暖。

🌹🌹———水鬼原设加载中———🌹🌹

*姓名:南国似锦

*性别:女

*身高:165cm

*年龄:17岁

*异能
「海洋摇篮」
将物质软化的能力

*种族:水鬼

*外貌:
黑色长发末端渐变成蓝色,齐刘海、姬发式、长发下摆用缎带束成很低很低的马尾,头发的长度及地。

浅棕色的双眸,眉宇微微皱起流露深刻的不安之情,经常哭泣,但泪水却是黑色的。耳朵为人鱼耳,皮肤是浅蓝色的。

身着民国时期普通少女的校服,浅蓝色的长袖上衣和深绿色的长裙,裙摆长度过小腿。穿着黑色的布鞋,戴着绿色的手镯。

*性格:
非常温柔的性格,但是也很容易受到惊吓。经常哭,声音很小,被吓到的时候会变得支支吾吾。不过在妹妹面前总是努力做出一副姐姐的样子,而尽可能地在哥哥面前扮演一个妹妹的好角色。

在哥哥不在家的时候帮忙打扫卫生买东西照顾妹妹。也有强硬的一面,性格算是坚强,很爱自己的家人。懂得珍惜自己身边的事物,总是对帮助过自己的人心怀感激。

*经历:
曾经是一名普通的民国少女,但是因为原本幸福的家庭四分五裂而选择投水自杀。然而获得重生之时自己已经不再是人类,而是一个蓝色皮肤、会流出黑色眼泪的水鬼。

她没有过去的记忆,以为自己从一开始就是水鬼。但她生性善良,想要和别人接触,也是因为生前的影响让她想要一个温暖的家。但是结果总是事与愿违,在当时人们认识落后的年代,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接受她,只觉得她是可怕的怪物,甚至连交流都不愿意,不论她如何示好。

最后绝望的她开始往越来越深的水底游去,不打算和任何人有瓜葛,然而却顺着水流和时间夹缝她却来到了楼观管辖的海洋。看到了和自己相近的同伴,她感到非常惊讶与激动,而楼观也善待了她,让她重拾对生的希望。

之后她在河畔偶遇了一名独角兽,两人在交流过程后打算结为兄妹,毕竟南国是时候离开忙碌的楼观,而她无依无靠。卡勒夫没有家人,他珍视生命,所以接纳了她。在这之后他们又遇见了受伤的无家可归的黑桃,南国第一次拥有了妹妹,让她重新获得家的温暖。

*人际关系:

○楼观:
类似救命恩人和启蒙老师一类的角色,后来因为楼观要忙着治理海域,他们俩才分开。

○卡勒夫·佩尔:
南国非常喜欢加理解的哥哥

○黑桃:
南国非常喜欢加保护的妹妹

*备注:
很会做饭,手艺很好哦。
是文学少女,也很喜欢文学相关的一切,喜欢看书。

镜湖的光景固然美丽,我看见白之森纯白一切的光打照在泛光的水面上,最后破碎成粼粼纹路。时间已久,我发现它们不过是岁月的年轮,爬满察觉不到的伤感的痕迹。因为即使再浩瀚无际,它最终也是孑然一身,连贤者的宝石也顾及不到。

我厌恶着孤独,所以在用铁锤破开一切后寻找着存在的希望,然而回应我的只有尖叫和畏惧,弱者真是让人觉得无趣。我讨厌自恃清高流露虚伪笑靥漫步花丛中的骗徒,我厌恶畏惧不前踌躇犹豫的虫豸。不过为何,当我看到那个哭泣的少女的时候,却收起嗜血的利爪,伸手握住她冰冷而失去温度的双手?

家人是我一直想要却无法得到的空想,他们曾经存在过我的记忆中,最后又为了所谓的无私离我而去。但是,丛林猫妖也好,镜湖水鬼也好,她们填补了我内心永远的空洞。

🌹🌹———独角兽原设加载中———🌹🌹

*姓名:卡勒夫·佩尔(Colourful Pale)

*性别:男

*年龄:19岁

* 身高:175cm

* 异能:
「武力强化」
将所持武器的力量强化提升的异能

*种族:独角兽
(原型是白紫色的独角兽,他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导致他的魔力不够强大,翅膀不足以变成其他独角兽那样的白色羽翼。与生俱来拥有操控少量光的能力,自愈能力很强。因为独角兽太过高傲并且数量稀少,为了挽救被灭绝的命运镜花水月系统使他们拥有不论外貌男女都能孕育后代的生理系统,但是好像被遭唾弃并且数量还是很少)

* 隶属:天界-白之森

* 外貌:
浅葱色短发尾端左偏,刘海却向右偏斜,左侧别着一个骷髅爪夹子。头上有一个代表自己独角兽身份的藤色的角,背后的齿状翅膀也是浅藤色,不过非常薄并且半透明。虎牙,眼睛为绯红色,左眼的眼影是白群(下眼角也有点),右眼的眼影是浅藤色(同左)。左脸画着藤色的五角星,皮肤很白。

戴着褐色的锁骨链,下面坠着一个银色的牌子,上面刻着「Mary」 ,是母亲的名字。穿着暗红色到黑色再到暗红色的渐变宽松高腰连帽外套,因为大小不合适总是挂在手臂上。里衣是由光线实体化织成的黑色长袖紧身衣,领口右斜并且是红色的五角星形状,衣服下摆破破烂烂的样子。

心脏处有一个黑色滴血爱心的纹身,涂着浅萌葱色的指甲油,戴着各种各样的金属手链或者手环。惯用武器是棒球棒和铁锤。红褐色长裤和运动鞋的搭配,有白紫色的马一样的长尾。

* 性格:
在失去双亲之后变得非常暴躁易怒,成为了学校的问题学生不良少年,最后在高二辍学。空闲的时候会答应影之绚成为镜湖的守护者,但是要收取高价费用。

产生了病态的破坏欲,他变得非常喜欢破坏东西,总是觉得只有破坏了什么心里才能平衡,他也祈求靠这一点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他太过孤独。

实际上非常渴望获得家人,内心拥有一份难以被察觉的温柔。因为自尊心很高所以不会主动去寻求别人的理解,没有什么朋友,也经常看不起别人。

*经历:
母亲因为难产而死,并且由此让他的魔力天生不强,连维持羽翼翅膀的能力都没有。但是他的父亲对他很好,经常出去打拼赚钱, 可还是死在了几年前的天界魔界战役。自此以后卡勒夫变得非常暴躁易怒,孤独而又绝望,他不愿意把自己的悲伤倾诉给别人,反而是变本加厉地对自己的朋友恶言相向,认为他们对自己的关心是在看不起、怜悯自己。

他开始用剪刀破坏家里的东西,枕头、窗帘,甚至开始砸东西,因为只有靠这样的方式才能宣泄他的情绪。不再认真听老师的任何话语,开始翘课、纹身、搞破坏,成了典型的不良少年问题学生。完全失去朋友以及老师的信任之后他在高二的时候辍学了,并且患上了极度病态的破坏欲,经常合着荆棘红叶的破坏分子出去抢劫破坏街道放火等等,不过也在此途中和花店老板欧基德结了仇。

但是在他于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时候,他偶然遇见了和他同样期望家人的南国似锦和黑桃,对方的温柔打动了他,并且心愿产生了共鸣,于是他们最终结为了兄妹。总之现在是在为了妹妹们努力变成一个好哥哥,可喜可贺,虽然不良和破坏欲的本性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 人际关系:

○南国似锦/黑桃:
无比重视的妹妹们,在妹妹们面前性格会好很多,总是什么事都会先考虑到她们。

○欧基德·宽克里:
因为三观不合以及经常打架打不过对方而想要把他掐死的仇人,基本对方的任何一点都可以拿来Diss。

*备注:
如果把他关在一个没有光的房子里,他的黑色长袖就会消失……。因为是光。
虽然外边看起来非常不良,但却是一个完美的居家选手,打扫卫生速度很快并且质量很好,做饭水平堪称完美,甚至会缝衣服。不过这一点他并不想暴露出去。
极度妹控,但是由于基本不对外人提起有关自己的任何信息,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有妹妹。
是个暴走族。
其实每次和欧基德打架都差点被对方弄死。

发一波涂鸦,有战损流血注意

我的眼中只剩下转动的齿轮和不会停下的时钟,时间告诉我,不要去试图追溯过去,那是我不该知道的晦涩。

可我每次陷入梦境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死亡般的窒息感,那是火焰吞噬一切的恐惧,可我却只能看见模糊不清的泪水。

等到第二天来临时,又将是新的一天,那个时候,我或许会再次选择渴望而又逃避过去。

🌹🌹———不死族原设加载中———🌹🌹

*姓名: Minute(分钟)

*性别:男

*身高:176cm

*年龄:19岁

*异能:
「冰冷跨度」
能够穿越一切金属,以及不被一切金属武器所伤害的能力。

*种族:不死族骨灵

*隶属:
镜花水月夹缝-时间领域

*外貌:
微微内卷的短发,左边为白色右边为金色。头左侧歪歪地戴着一顶白色的礼帽,上面系着金色的蝴蝶结缎带以及骨爪和十字架。异色瞳,左边为金红色右边为灰白色。

白色的披风肩膀处被金色长绒飘带束缚,穿着金色的无袖背心,里衣是淡金色的无袖燕尾服和白色荷叶领长袖,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锁骨和项圈。

白色的短裤下面露出穿着白丝袜的双腿,脚踝处缠绕着白玫瑰的装饰物,白色的皮鞋,鞋跟为金色。

*性格:
随时都保持笑容,甚至被人怀疑是笑瘫。虽然看起来经常有意和Time开玩笑似的唱反调,但是发自内心地感激救了自己一命。工作量很大,但很少会真的抱怨起来,是比较能够吃苦的性格。

虽然对过去很好奇,但Time不想告诉他,他也不会过多去追究。好奇心并不是很重,防患意识也挺差。平时都是嘻嘻哈哈的样子,却很难看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经历:
他曾经生活在尤金·法尔生存的不死族骨灵村庄,在村子被烧毁的时候,他的姐姐,也就是尤金的未婚妻将他推出了这个空间。为此他产生了极强的报复心里,一直想要找到尤金并且杀了他。他凭借天生的魔术天赋开始到处表演,去观察观众的外貌以及打听关于尤金的消息,不过最后还是无果。

在一次偶然的意外中他得知尤金成为了D部队的队员,巨大的实力和地位悬殊让他陷入了绝望,随后有些自暴自弃地将魔王军的中心交通型武器引爆破坏,导致魔王军的巨大损失,同时也害死了杰弗里的亲人。在这之后他就被通缉追杀,身负重伤走投无路之时跳进了时空夹缝,却误打误撞来到了时间领域,随后被Time所救。虽然被洗去了记忆,但为了报答Time,以及无家可归,他选择留在了时间领域。

*备注:
真实身份为尤金未婚妻的弟弟,不过他并不可以使用火焰。(毕竟只有尤金是火系不死族)
实际上体力并不算很好,但去维修金属之类的不成问题,因为金属对他构不成威胁 。
喜欢金色和白色的装饰物,是个魔术师。
名字是Time给他的,原名已经忘了。
怕痛 。
刚来时间领域的时候因为金属对他构不成威胁所以就到处跑最后走到了建筑最深处,然后发现找不到回去的路,最后带着哭腔大叫Time的名字才被顺着声源找回来。
身为不死族所以除非死成渣,否则还是会保持伤势一直活下去,伤口会慢慢复原。

没有人想象过时间也有真实存在的可能,明明都知道镜花水月的居民的来历,但人们的思想还是如此受限。所以我从这个世界拥有历史开始就孤身一人在不同的时间线奔波,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我见过不同时空的可能性,在四维度的盒子里穿梭,但因此我也模糊了年龄概念,但到如今,除了Minute也没有人发现我。或许在魔界天界有流传着进入时钟就能发现时间领域的传说,可那毕竟都是无稽之谈,来到时间领域的条件非常苛刻。

我期待着,能够有一天,有一位冒险家来到这里,他没有称霸一切的野心,或许仅仅只是为了某个人。

🌹🌹———「时间」原设加载中———🌹🌹

*姓名: Time(时间)

*性别:男

*身高:187cm

*年龄:?(外表看起来是20+)

*异能:
「沙漏」
掌管操控时间,穿梭于不同时空的能力,可以选择在穿越时空的时候让别人无法看见自己,但也可以触碰别人和物品。

*种族:时间化身

*隶属:
镜花水月夹缝-时间领域

*外貌:
黑色的短发刘海右偏,黑色的礼帽上缀着齿轮和怀表的装饰。金色的眸子,右眼中有时钟,用金边的单片眼镜遮住。

灰黑色的立领长袖长衣领口和下摆上有镀金的花边,双手手腕缠绕着深黑色绑带,手背带着镶嵌时钟的银色护甲,手臂处有银色齿轮装饰。肩膀处有两条金色的羽绒飘带,里衣为灰色的西装(扣子是金色的,腰带黑色)和白色的衬衫。衬衫领口是荷叶边的,脖子处用金边时钟和黑色羽绒围绕起来。

深黑色的长裤,两侧有时钟和齿轮装饰,垂下银色的细链条。黑色的高跟靴上缠绕着金色的羽绒。

*性格:
长得一脸凶恶再加上不怎么爱笑,给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而且他的语气也经常冷冰冰的。

不过实际上内心还是非常温柔,随时为别人着想,不过不想让对方知道。

*经历:
时间领域在镜花水月的时空夹缝,并且需要一定的几率才能被找到,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人在如此宽阔的大房子里日日夜夜地工作着。走在时间回廊,查看谁的时间到头了,随后将那些已经不会走的时钟摘下来,接走生命贤者扔到宇宙尽头的生命,不过实际上影之绚并不知道有时间的存在。

他一直希望能够有一个人陪伴他,直到有一天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来到了他的领域,似乎只是因为被追杀走投无路跳进了时空夹缝,但误打误撞走进了时间领域。Time即使通过少年过去的时间经历知道他是一个罪犯魔术师,但还是救了他,为了保护他而洗去了他的部分记忆,随后给他起名叫Minute。Minute为了报答他的恩情,答应停留在时间领域帮他的忙,虽然看起来非常不靠谱,但也算是个得力的助手。

*备注:
他在不同的时间穿梭,再加上他也可以随意地回到过去,所以他的年龄观念已经模糊了。
不打算告诉Minute任何关于他过去的信息,除非迫不得已。
时间领域是一个类似空中漂浮城堡的地方,以冷蓝色和紫色调为主,一股很重的蒸汽朋克感觉。非常大,Time曾经也在自己的城堡里迷路过。

画一下自己喜欢的女性角色。然后祝我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