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塔charlotta

今天江之岛盾子和圣德芬和我结婚了吗?
头像by千浔,最近沉迷原创。女朋友叫秋萤,LOFTER上她也叫秋萤
要fo我请想好了再fo?ok?请你不要骗粉,ok?我的画画速度很慢的。
这里夏洛塔/文森特,更图主为原创,其他随兴致来画x

十分钟……之后就去上学惹

你看那枯骨白鸟振翅抖落机械铁羽,老旧房子铺着皮革的墙砖,烟囱如同抽烟的男孩一般咳出黑色的烟圈。一切都在蒸汽朋克中运转着,就像被齿轮牵制运动——世界啊,就是如此。

🌹🌹————精灵原设加载中————🌹🌹

*姓名:杰奎琳·爱丽莎【Jacqueline Elisa】/杰奎琳·爱尔芙【Jacqueline Elf】

*性别:女

*年龄:25岁

*身高:175cm

*异能:
「蒸汽朋克」
操纵物体表皮&皮革的能力

*种族:
精灵族
【目前精灵王的姐姐】

*隶属:
自由阵营
目前定位于中立地区的Art艺术馆

*外貌:
纯白的长发下端被她烫成卷发,用造型华丽的蝴蝶结玫瑰头饰梳成双马尾。空气刘海,并没有留多少耳发。不过实际上在不同场合下,她的长发会盘起来亦或是齐刘海长耳发。她将自己的头发挑染成部分紫色,在头偏左侧戴了一个黑色的圆顶硬礼帽,紫红色的丝绸缎子在下巴上打了一个蝴蝶结,但仍然没有遮住珍珠耳环。

玫红色的双眸,她总是擦着口红,身上有着不浓不淡的香水味。她戴着玫红-黑色渐变的丝质护腕,搭配上黑红渐变的多层全指手套。长珍珠项链下,是黑红色的鱼尾裙,用玫红色的束腰束缚着,同时在左侧别上了两颗被扎了针的爱心装饰物。高开岔的裙摆露出她穿着紫红色长袜的长腿,以及她的黑色高跟鞋。

*性格:
追求自由,并不在乎王位。自愿将自己的王位转让给妹妹,随后离开天界去追求自己想要的艺术。热衷制作布偶,不过大多数时候的材质是皮革【小型皮革摆件】。手很巧,看起来很温柔也很有气质。

不过实际上她的性格和妹妹差距很大,她的内心如同冰山。不达目的不罢休,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同时也会在背后嗤笑对手的失败或死亡。感情淡漠,对妹妹也只是普通家人的感觉。

*经历:
没有翅膀、异能看起来也没有妹妹强大,于是她从小看淡王位权利。但她明白在自己的魅力吸引下,并不缺顺从自己的人。她从异能觉醒以后便热爱上了制作小型摆件或者布偶,并且竭力在追求着艺术与自由。

随后,在她15岁时,她在王位选拔之争上自愿放弃战斗,将王位留给了妹妹,然而这一切却是以书信的方式通知的,她本人早就为了追求自己而离开了白之森。在离开之前并没有见到妹妹,也没有对家人说任何话,因为她太过自由的心让她对这一切根本不在乎。

她周游了镜花水月各地,是为了选择一个比较适合自己安家以及成名的地点,最后她选择了中立——一个安全,充满梦想的地方。在周游各地的时候,当然有很多人拜倒在她的裙摆之下,同时她也认识了志趣相投的莱特、绮莉和玛格丽特。四人目前开设了一家叫做「Art」的艺术店,在中立阵地,TS学院附近。

*备注:
实际上富有心计,人情味很淡漠。
非常有气质,大多数时候会选择礼貌待人
似乎从来没有生气的时候?
从不在乎自己没有翅膀的缺陷,很有自信。
不想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而引起不必要的关注,所以修改了姓氏,但其实有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话,她也不在乎隐藏真实身份。

我自深绿的荷塘与树林中来,原本只应接受苍天雨露的洗礼,还我世界的安宁。我们本不对人抱有任何恶意,可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语的天使们兀自挥舞着刀刃,任由血液溅满这片土地。

我曾畏惧着看着火光吞噬整个穹宇,猩红将蔚蓝撕扯吞没殆尽,我曾无助地抽泣着攥住温软的衣裙,而那时候庇护我的人儿也早已离去。

我恨、我爱。我怀抱着早已扭曲的心以笑回报着这个混沌不堪的世界,然而我却依然在战火纷飞的前线,看到了让我永远最新的光辉。

     🌹🌹——蛇妖原设加载中——🌹🌹

*姓名:薇奥蕾特·戈瑞【Violate Gory】

*性别:女

*身高:一般情况下身长542cm,在必要的时候蛇身可以变得更长。

*年龄:22岁

*异能:
「原罪的诱惑」
能够让别人爱上自己的异能。通过对上她绯红的双眼倾听她蛊惑性的语言,完全被她洗脑,爱上她,只听命于她。解除异能也只能靠她自己。

*种族:
蛇妖
原型就是半人半蛇,只不过下半身的蛇尾可以无限变长。灵敏性很高,并且这一组都拥有着魔法师体质。

* 隶属:
魔界-魔王军-Destruction部队 五兵器之一

* 外貌:
浅绿色的长发尾端被修剪整齐, 一般情况下会被梳成一个麻花辫搭在左肩,下方用粉色的缎带系成蝴蝶结。齐刘海下紫罗兰的眼睛似乎总是流淌着温柔,她唇角永远带笑。

尖耳戴着水滴形的金色耳坠,头上戴着白色的帽子、边缘部分为粉色的蝴蝶结。脖子上有着一条伤疤,但她从来不会遮挡。她穿着浅粉偏白的高腰长裙,层层叠叠,如同荷叶波纹。外再搭着白色的披肩,以粉色蝴蝶结束缚领口。

下身是绿色的蛇尾,似乎总是会为自己的原型吓到别人而苦恼不已。

*性格:
在她年幼之时曾是天真浪漫,对世界怀抱着憧憬和期待。然而在13岁那年,天界在上任天使长屠杀蛇族开始,一切都改变了。在流泪和畏惧之后,她知道没有实力也许就意味着死亡,于是她开始为了变强而不择手段,同时保持着温婉微笑的同时,内心不再信任别人。她总是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事事都在心里盘算着,对一切情感似乎都很冷漠。她靠着利益行事,一切事情的目的都只是为了自己的权利,温柔的外表下总是带着礼貌性的与人的距离。

然而还是有人打开了她的心,在魔法师之战上,灰色之子文森特·斯威夫特 内心的冰冷让她的魅惑之术根本不起作用,反而对方的这份强大和冷淡让她死心塌地地爱上了他。之后甚至为了接近他刻意作恶,却本着自己实力的后路让塔戈特赦免了她,加入D部队。在魔王军的确非常忠诚,可她的忠诚,全都是为了魔王。知道自己是终其一生的单恋,却丝毫不会后悔。

*经历:
原本镜花水月蛇族的森林是非常隐蔽面积狭小,却也和平的世外桃源。然而那一天,天界的天使长突然敲响了战争的警钟,不带任何预告地突然闯入森林,开始大面积屠杀蛇族。然而实际上,他做这一切的动机也只不过是厌恶魔界的一切,连这些普通的居民也不想放过。

在巨大的灾难面前,原本性格温柔的她在泪与惧中被杀戮锻造了。她看着往昔充满回忆与温情的家园被战火、鲜血、尖叫吞噬,她恐惧着躲在母亲的身后,对未来感到绝望不堪。当天使们用剑劈开房子的门之后,母亲捂住她的嘴让她不要出声,随后把她关进了衣柜里。她捂住嘴颤抖着蜷缩起来,却在柜子的缝隙里看到了母亲被杀掉的模样。悲痛万分的她却依然记得母亲的话语,只是强行忍住声音哭泣着,随后决定要改变——在这个世界,不变强就有可能被杀掉。

在经历过灾难之后,她完全改变了。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礼貌待人,带着温柔的微笑,但是她的笑容中所有的感情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妙的距离感和礼貌的冷漠。她不再同别人交心,愿意倾听对方的诉苦,却不会愿意提起自己的真实感情。她将谎言和虚伪糅合在微笑中,用冷血将自己武装起来。

虽然并不会对别人进行欺凌,但她却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而一旦有人对她造成威胁,哪怕轻微的,她就会找机会暗杀掉对方,铲除祸根。她冷漠、温柔、高傲、自负同时在自己的实力达到蛇族的顶峰的时候,她变得什么也不畏惧了。

——本该如此,然而她却在最终一战上败给了混血的灰色之子——文森特·斯威夫特。 她从未想过自己和未来的魔王差点打成平手,但她却因对方强大而坚毅的心动摇了,她明白自己堕入了爱河,并且似乎这条路,永远不会有结果。

但她还是无法完全放弃他,在得知他成为魔王以后,她开始刻意暗中作恶 ,但又留下明显的指向她的证据。在要被处刑的时候,塔戈特因为看中她的实力而选择赦免了她,不过与此同时,她也对塔戈特实施过一点小小的魔法。现在是加入了魔界的D部队,只会听从魔王的命令,包括塔戈特的命令有时候也不怎么搭理。

不过,实际上为了复仇她也有为自己的事而杀过人。她以魔王军开战的名义潜入了天界,随后在黑暗中用她的容貌和异能蛊惑了天使长,随后让他完全地爱上了自己。天使长太过摇摆不定,是个花心的渣男,所以对她而言操控他非常容易。但她只是操控人心,她明白自己和文森特都十分憎恨这个人,于是她命令他自杀。不过这也得罪了燕后,燕后将她打下魔界,并且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永远不会消失的伤疤。可她傲然、不屑,只是回应她以肆意的嘲讽。

*备注:
是变温动物,蛇身容易受到寒冷环境影响而变温,但因此会让人身感到寒冷。但她似乎因此也已经被磨炼得不怕冷了。
喜欢水塘,绿色的东西
在加入D部队以后自称变成了妾身
脖子上的疤本来可以让斯嘉丽治疗掉的,但她就不。目的一是为了气燕后「看啊你最讨厌的人现在依然活着」,二是为了证明给文森特,她有多么的爱他。

“啊对不起,我刚刚在听音乐……是真的,我没有想骗你的打算……!!你看,这是耳机——呜哇啊?!?!!等等原来是强盗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请不要杀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我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卑劣的话语自我翻滚揣测的思索中脱口而出,然而我所见到的,无非是些拿着匕首或枪械无所事事的歹徒,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与活着的理由。我假装示弱眯眸揣测着人心,最终也只能得出千篇一律的答案,于是我只能叹息着,感慨这世间的毫无意义。

“啊……垃圾,这么快就死掉了啊。讨厌,真无聊,你看…歌都放过去了呢。浪费时间。”

我擦掉手上晕染的血色,那纯红镌刻在白色的纸巾上犹如一张名贵的手帕,连劣质品都这么美丽,可笑的卑贱的生命啊。于是我带着漠然的神色回顾世间万物,最终踏着破碎的音乐的旋律走进了中立的阵营,那所披着阳光和黑暗的学校。

🌹🌹————蝎妖原设加载中————🌹🌹

*姓名:拉克修里·伊维斯( Luxury Inverse)

*性别:男

*身高:180cm

*年龄:20岁

*种族:
蝎妖
「拥有剧毒的毒尾和带有钳子般触感的双手,可以自我控制尾巴的出现与否以及毒液的强弱。」

*隶属:
TS学院中立阵营-实习化学老师

*异能:
「剪贴簿」
能够改变自身时间,即能够将自己的时间(外貌能力心智等)调到过去、将来的异能。 

*外貌:
黑色的短发既乱又翘,标准的M型刘海,但是在阳光照射下却反射着红色的光,疑似染过一层不明显的红色。有着深蓝色的眼睛,尖牙尖耳。

常年戴着白色的有线耳机,据说会把MP4里的音乐放到很大声,以至于根本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长衫兜帽卫衣拉链拉一半,花纹如同层层叠加烈火而下摆却破破烂烂,并且后衣摆比前面略长,里子是白色布料,领口处有一点断断续续的红色缝线。里衣是黑色的V字领中袖,双手戴着打篮球的护腕。红色的长裤,穿着黑红色的马丁靴。

如果露出尾巴的话,是黑蓝→深紫渐变的蝎尾,尾巴尖很锋利。

*性格:
平日对人很亲和,不过也有一种浅淡的冷漠气息,给人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感觉,对很多事都不闻不问不关心,不过的确他本人也就是这个心态。面临别人找自己麻烦的时候会突然示弱,装作很害怕很畏惧的样子,实际上心里觉得很麻烦想赶紧脱身。一般而言没有什么让他愤怒或者烦躁的情况,他会选择示弱来尽快摆脱危机。

但是一旦让他生气或者知道示弱无法解决问题了,就会暴露出抖S极端的性格。说话会变得格外冷漠,并且会靠自己极好的体术解决问题,一般情况下是面无表情地嘲讽然后直接杀掉。

*经历:
生存在北非沙漠中的北非黑肥尾蝎,从拥有自己的意识、脱离人间的低层只靠本能行事的物种以后,他落入了镜花水月的荆棘林并且陷入了茫然,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有什么亲人,关于曾经在沙漠中生存的记忆全部消失了,但他记得自己是毒素足以致命的蝎子、并且捕杀猎物的肌肉记忆也仍然存在。

他逐渐地在这个世界的影响下化为人形,但失去了变成蝎子的能力,他能够解锁的最终状态也只是露出自己的蝎尾而已,可是双手在他抱有敌意的状态下依然有钳子的触感。随后他开始融入这个社会,他发现即使魔界有黑区这个地方,但是在其他地区的住民都很有人类的特征,他们高傲或许易怒,但是他们不轻易表现出来。于是拉克修里开始收敛自己身为蝎子易怒的本性,却极端地变成了对一切漠然的态度。

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原型是爬行类动物也预示着他的身份没有那么高贵,他只好独自一人偷偷溜进TS学院,趴在窗边偷学知识。虽说TS学院是免费欢迎学生进入学习,但是拉克修里倔强的尊严不允许他出现在同学们的面前,所以他一直到18岁也没有选择真正地加入一个班级。但他的学习理解能力很强,在这段时间里,他发现每当有楼观先生的课,他经常潜伏的那扇窗子便会早早地打开。不过在他15岁的时候楼观隐退,杰弗里上台。他曾经一度绝望担心过,然而却发现杰弗里同他的老师一样,每天杰弗里都会在他有课的时候打开那扇窗子。他很好奇,最终还是找到了杰弗里询问了这件事,随后他才知道其实楼观先生早就知道他的存在,却一直没有提过一丝一毫,为了照顾这个孩子倔强的自尊心。所以他一直很感激楼观和杰弗里,于是打算之后去往TS学院教书,现在是TS学院的实习老师。

*备注:
会打篮球,力气算比较大。
和杰弗里关系挺好的,所以为所欲为经常迟到。
佛系人生,但雷点是别人拿自己的种族和职业开玩笑。

崽,最后1p的孩子人设文本不方便发出来所以就只发图吧x

一些原创,不是我家的孩子

“To be, or not to be.妹妹,你一定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