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塔charlotta

约稿请私戳!最近沉迷原创。女朋友叫秋萤,LOFTER上她也叫秋萤
要fo我请想好了再fo?ok?请你不要骗粉,ok?我的画画速度很慢的。
这里夏洛塔/文森特,更图主为弹丸/凹凸,其他随兴致来画x
本命庫蘭貝莉/托托流行樂/天海蘭太郎/江之島盾子/嘉德罗斯/格瑞/维德
最喜歡的cp是左戀/天吉/鼠羊/最楓/瑞嘉/安艾
请多指教!

我只能简短回忆起我当初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情形,哦不、不对,不是「这个世界」。

在我的记忆中,罗马帝国四分五裂最终走向了历史的终结,可是时间不会因为一个帝国失去辉煌泯灭而停止。那时候我还讽刺地想时间是多么残酷而可怕,但现在我却觉得这是永远的真理。

当我的思想被羽毛笔囚禁在书页中的时候,时间在流转着,然而它如流水奔去,最终让我跨出宇宙的门槛,来到了新的世界。我拥有了持久的、而并非断断续续的意识。

我记得在过去,我的一举一动都如同提线木偶般被书写。在金碧辉煌的教堂里,罗马教廷丑恶的嘴脸嗤笑着,用那陈旧歪曲的道理束缚着政治和思想。我身穿黑色的长袍,手中抱着拉丁文的圣经,心中却将十字架扭转了过来。将反动的语言在教徒中传播,立于天主教徒的队列中却充满了亵渎,但我无法反抗。

“他们会宣告你有罪,所以……从这里离开吧,我会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哦你知道我没有在说谎,快醒醒吧,这个悲惨世界还剩下什么呢?天主教只会禁锢你的思想,看看教会对我们做了些什么吧,连国王都没有权利了。你觉得你对教皇的忠诚和你的性命哪个更重要……?嗯这就对了,来到这边吧。啊……我是Heathens。”

🌹🌹———书妖原设加载中———🌹🌹

*姓名:海瑞缇克·克罗斯(Heretic Cross)

*性别:男

*身高:175cm

*年龄:21岁(在中世纪被作者设定为21岁,距今2018年已经过了1542年。不过真正拥有意识的时间只有两年零一个月。)

*异能:
「敏锐感官」
最基础的能力是将踏入自己方圆十米的人的感官随意调整。可以提高无数倍,造成巨大冲击导致对方昏迷,严重点会出现失去感观的情况。或者调整自己的感官。
异能深入发展,加上他本身就喜欢观察揣测别人的内心的习惯,异能的作用可以深入到读心术。

*种族:书妖
能够在文字之间随意穿梭,可以钻进书里。破坏他钻进的那本书不会让他死亡,除非销毁世界上所有的书。

*隶属:
对外宣称自己不属于任何的阵营,也喜欢通过书的视角在不同的世界穿梭。
实际上隶属天界,是间谍。

*外貌:
星空一般的渐变色短发,为深黑、深蓝、浅蓝紫三层色彩,不过稍微有些乱。灰色的双眸似乎从来就不能从中见到希望,他似乎也很少能对世界万物感兴趣。有着明显的黑眼圈,病态白皙的皮肤,亚健康状态的瘦削体格,体能非常垃圾。

衣服色调为白紫,披着紫色绒毛的白色披风,后背部分露出单薄长羽伸出的空间。翅膀较为细长单薄,半透明的,很容易被割破。披风左右缝合十字架挂件,坠着比较多的装饰品。白色的长袖衫袖口和下摆都有紫色的花边,扣子为十字架形状的。下搭白色的长裤和皮鞋。

*性格:
是个深陷宗教中迷失自我的家伙,不够忠诚但又十分忠诚,矛盾的自我。无法摆脱中世纪作者为他写下的定义,讨厌着天主教但对于初次见面的人还是不得不自称为Catholic(天主教徒)。

他的名字是为了起到讽刺效果起的,十字架与异教徒的结合,在他拥有自我意识后对于自己的名字和天主教非常反感,只有在信任别人以后才会说出自己的真名。

虽然会注重礼仪,但他带来的仅仅是距离感和毛骨悚然的感觉。他总给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总是带着病态的笑容,作出诡异的发言和动作,很喜欢窥测人心,谜团重重。不过由于真正拥有意识只有两年之久,他对于外界的常识稍微有些欠缺,有时候又会做出很直白的发言。

自己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不算特别抵触这个角色定位。不喜欢屈服,就算被揍也会不甘示弱地嘲讽回去,除非对方是特别的人。

*经历:
自称天主教徒的异教传教士,诞生于中世纪475年天主教廷的禁书里的反派角色。他的性格、年龄、名字、外貌都是由英国作者设定的,不过关于他的整个背景都没有什么完善之处,算是一个残缺失败的角色。

但他在宗教改革时期就有过自己的意识,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断断续续地维持了一个月,随后又变成了普通的文字角色。因为在人类世界这是不被允许的法则。

直到现代他的同时期被创造出来的角色黑龙行刑者从书中跨越到另外的世界,在书中的世界里打开了次元裂缝,他也伴随着真正拥有了本身的意识,来到了镜花水月。

不过因为他原本塑造形象就是人类,所以他很快就能适应新的环境,虽说常识还是略微欠缺一些。服装是玛格丽特重新给他设计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种族被定位成了书妖,能够自由穿梭在文字之间。比起行刑者,他更能够把握好自己平时没有什么攻击性的异能,大多数时候把自己隐藏在书中。不过他不能做到像行刑者那样穿梭在图画之间。

他似乎认识燕后,但不是镜花水月的燕后。她的容貌和性格,确确实实是千年前他在意大利见到的那个女骑士的样子。不过他没有实际挑明去问,而是出于亲切感和想要去了解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而私下加入了天界,不过对外宣称无阵营。

*备注:
昵称是赫尔(Here)
经常穿梭在不同的世界,他能够通过书本的摆放在现实世界中的视角去看现实中发生的一切。
体能非常差,但是异能的精神攻击性很强,自愈能力要比普通人快一些。
喝酒属于一杯倒的类型。

“听见深渊龙吟的序章了吗,那是王者蔑视手下败将的嘲讽。”

安德烈·弗兰克,暴躁狂怒的不死族骨龙,将理性以黑红的颜色掩盖,却妄图以毁灭来挽留剪断的时间。

                   ——目中无人的滥权者
                         企图修正时空
                         却只能面对失去罢了

🌹🌹———不死族骨龙原设加载中———🌹🌹

*姓名:安德烈·弗兰克【Andre Franco】

*性别:男

*年龄:21岁

*生日:3.11

*身高:185cm

*异能:
「时空切割」
利用巨剪将宇宙中的时间空间进行切割重新衔接,他会拥有不同时间线的结局的记忆,但别人并不会察觉到什么问题。副作用对精神的影响很大,会变得十分疲劳。

*种族:不死族-骨龙
平时的形态是人类模样,原型是整个魔王城那么大的骨龙,不过大多数时候会选择半原型,即有骨翅和骨尾。

*隶属:
魔王军特种作战研究大队-下辖冲锋中队(红队)-队长

*外貌:
橙红色短发左侧耳发较长垂下,右侧的头发内扣,比较乱。双眼是蓝绿渐变色,恶魔针瞳,当半原型状态开启时眼白会变成红黑色。很有演戏天赋,所以除了魔界的舞台剧,平时基本看不见他笑起来的时候,永远一副严肃带有一丝愠色的表情,看起来很不友善,实际上本人性格也差不多如此。

戴着一条黑色下摆为巴洛克烫金图案的长围巾,不过只是单纯地挂在脖子上而已,没有环绕围好。深灰色的长风衣,有内侧口袋,衣服下摆处也有口袋,里面通常会放拳套和折刀。里衣是红色的衬衫黑色的领带,领带下端有金色的夹子。以及黑色长裤配皮鞋。右肩有骨爪装饰,半原型的翅膀是骨翅加上蓝色的半透明薄膜。偶尔也会尝试别的风格的服装,但要求是华丽。

毕竟是半个贵族的后裔。

*爱好:
阅读、戏剧、找玲华打架。围巾是他的命。喜欢的很少,但讨厌的很多,不,除了上面那些以外基本没什么能让他喜欢吧。

*性格:
刚愎自用,目中无人高傲的家伙,母亲是不死族骨龙贵族阶级的拥有权势的存在,而父亲只是普通的骷髅不死族。因为自己的家庭身份两边差距很大,所以很讨厌别人讨论起自己的家庭。虽然作为红队队长拥有非常优秀的体能、冷静程度和战斗能力,但却是一个天生的戏剧演员。并且自己闲暇的时候也会阅读,所以对于写剧本演戏挺情有独钟的。

从台上下来以后说话态度基本恶劣,很凶很冷淡。平时也是一副很讨厌的冷漠脸,看别人一般采用轻蔑俯视。暴力易怒,不想抑制自己的情绪极端化,会出现把同事(布利特)打进医院的情况。

对于戏剧表演会全身心投入,将自己带入角色,不过成为红队队长之后是逃离了家族的,同样的演戏投入也是不想让自己想起那个有些混乱的家庭政治。不过他不会演喜剧,并且将自己的成就独立于家族背景,不会记入那个家族史。虽然家里人找他要钱他还是会给的。

*经历:
不死族骨龙本身就是魔界一大战斗力量,他拥有一半贵族的血统自然会有天生的强大战斗能力。加入红队也有他本身的暴力性格的影响,破坏力很大。自幼便接受家庭剑术师格斗老师的教导,也为他的才能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不过同时他能够如此倾心于演戏,第一是家庭贵族背景,重视多方面发展,以及要出门参加各家族会面而培养出的谈吐交流表现能力。还有贵族家庭重视文学发展,在充满书的环境中长大,喜欢阅读,也就养成了对于文章的欣赏能力、角色分析以及背诵能力。第二是他本人不喜欢这么混乱的家族阶级政治,对于某些较保守的礼节和过分客气的态度无法忍受,感觉就像南北战争时期南北方非政治人员的上流阶层南方贵族同北方人打交道一样让人不爽,所以他无数次幻想过自己不是出生在这样的背景,于是对于【演戏】【将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情有独钟。

顺带一提,他在这种比较复古的家庭里长大,其实对于电子操作比较棘手。所以他热衷【将自己的理解带入角色,而不是靠科技后期】,大多数时候都是代表魔界参加舞台剧表演。

既然是出身贵族世家,从小就接受相当严格且繁忙的教育,所以他基本是全能。不过,即使不喜欢这样的家庭,也是因为身份地位阶级的复杂矛盾。贵族与普通不死族的联姻,自一开始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安德烈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被家人「如同客人一样对待」。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宛如南北战争时期美国南北方待人礼仪差距了,贵族的思想是比较保守的,而且根深蒂固无法改变。不过这不意味着他会造反或者多么叛逆,他对家人还是会行使明面礼仪,会待人礼貌,但不会有感情。他讨厌的是家政阶级,而不是人,因为家人给予了他受教育的机会,他明白感激。即使逃离家庭出去参加战斗,也是得到了同意的。但是,因为混血,并不是纯种贵族血统,所以在母方家庭成员的思想最大宽限上,只允许有他一个孩子。虽然同意了他父母的婚姻,但因此母亲的地位在家中并不显赫,而且毕竟是母亲无法传承姓氏,所以他基本处于一种普通家族与「非正式的」分家的环境中。也正是如此造就了暴力冷漠的性格,他不懂得去珍惜,也不想去珍惜,所以他在不同的时间线上一次又一次地失去重要的人。每次他都会使用自己的能力,切割了时空,可是最终结果却让他的心变得更加麻木,就像时空切割的同时也切割了他的感情一般。

*人际:

○玲华:
比较能够接受和欣赏的对手。

○布利特·塔尔顿:
烦死人的黑队王牌同事,真想一巴掌把他打死。如果他哪次能够不看着自己的围巾掉下去或者不拿自己的围巾开玩笑,那可能他就能追到威伊勒斯吧。【?】

○塔戈特·帝穆斯:
曾经因为看中他的才能而救过他一命的死神,现在是同事。

*备注:
安德烈身为魔界冲锋红队队长兼舞台剧演员,对于传统舞台剧以及冲锋队的能力有着极高的要求,如何不凭借任何后期电子制作让自己的演技变得精湛如何不凭借外界药物和魔力弥补体能和心理的空缺,这两个问题是他毕生研究的话题。

他对任何人的要求都很高,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目中无人的原因之一,当然也有他出身贵族世家的价值观问题。同样的,「对任何人」,也包括他自己。所以他从来不会因为别人的夸奖而骄傲,不爱慕虚荣,每当有人夸奖他的时候他都是以沉默面对,或是简短的「谢谢」应答。在他心里,或许这样的夸赞已经习以为常,但更多的是他会在这片赞许中思考反省自己的不足。不是为了金钱和虚荣而去战斗和演戏,是为了自己所爱的这个国家以及文学传统而拼搏,为了忘却自己所在的这个混乱的家庭背景。

所以,这样一个站在魔界上流社会第三阶层,要求极高的人,自然也只会欣赏和自己同等高度,或是略胜一筹的存在。那么涉及他的择偶观,是的,这样一个暴力冷漠的家伙要喜欢一个人很不容易,其实包括交友都很困难。但他也会喜欢别人,或许会先在意起对方,然后开始观察对方的行为道德以及才能,然后审视自己内心的感情,找出一个能够接纳对方的理由以及自己今后会如何打算。他喜欢的类型首先必然是才能方面足够优秀,但需要是在文学或是艺术领域的地位和自己在魔界战斗领域的地位齐平。同等地位的要求是对方的气质与心灵,以及生活能力。

「我不需要废物。」毕竟双方都是知名人物,那么就需要有足够的生活能力,不是完全依靠对方,而是生活独立。比如会炒菜做饭做家务等等。他欣赏的女性是拥有气场,可以是强盛也可以是善良高贵【比如林*因】,然后希望对方能够理解他的心。同样的,他会对自己心仪的人尽他所能地付出一切,保护对方不受伤害。「敢动她你就等着下地狱吧。」

不怕冷的类型,因为是骨龙吧。会品名酒,但是酒性不是特别好,度数太高的酒还是容易醉。他比较喜欢红酒,但不会经常喝。顺带一提喝醉了会一声不吭地打人...而且这个时候他没有意识...

那么如何让他提升好感呢,这个其实比较难啊。首先得有足够吸引他的魅力点,比如才能、气场、性格、事件。天界的玲华,对他而言吸引他的是玲华的演说能力和面对战斗的无所畏惧。而对于塔戈特,吸引安德烈的地方在于塔戈特的气场和才能,一种看不透的神秘感和多领域的天才能力。可是说来说去,两者对安德烈的吸引程度似乎都比友谊差一点..的确很困难啊。顺便一提,关于气场的话,这个只能看人,性格的话,他比较能够接受的类型就是拥有自信与完美交谈能力的人。不过要是有人粘着他死缠烂打想要交朋友,他可能也会烦着烦着就同意了..不过要看对方的毅力和品质...

"如果你打算对学生出手,我会就在这里变回原型把你撕成碎片。说到做到,你想试试吗?"

杰弗里·斯蒂芬,由历史的零件旋转成的火焰,在邪恶与善意摇摆不定的战争间失去所有,绝对中立的地狱犬。

                  ——被无法取下的项圈束缚
                           却掌握着历史的轨迹
                                    遵循守旧

   🌹🌹——地狱犬原设加载中——🌹🌹

*姓名:杰弗里·斯蒂芬( Jeffrey Stephen)

*性别:男

*身高:172cm

*年龄:为了获得学生的尊重显得自己德高望重自称40岁,但是实际上为20岁

*种族:地狱三头犬
(只有和自己签订契约的三个主人都死掉或者原型被砍头才会死掉)

*隶属: TS学院校长,绝对中立阵营

*异能:
「时间旅行者」
追溯过去修改历史的能力,但是非常耗费他的魔力,并且他作为一个遵守历史发展必然需求的人,是不会轻易修改历史的。

*外貌:
人形状态为黑色的中长发较凌乱,头侧有黑橙渐变的犬耳。眼睛为左蓝右绿,下睫毛很长,右眼角有泪痣。戴着黑色的铁钉项圈,但这不可以取下来,强行扯会扯出他的血肉。项圈下方坠着一个獠牙挂件,连绳夹在左胸口的衣服领口边缘。

服装为黑色的长袖露肩装,露出左肩的伤疤(被魔界的女孩子伤到的),身上有很多的拉链。左手腕戴着断掉的手铐,里衣是灰色和白色的长袖,搭配黑色的九分裤和深灰色的皮鞋。

原型是只有两个头的地狱犬,主体为黑色,尾巴、爪、耳朵为橙色渐变。尾巴尖有地狱火焰围绕,被砍掉的那个头断面是地狱火焰。

*性格:
平常情况下表面上狂妄自大,但是是个被凶就会怂的类型,知道自己错了就会立刻道歉(因为怕被打,人形状态下比原型弱太多了)。喜欢装得自己很酷一样,但经常会在耍帅的情况下出岔子。

不过十分遵守校规校纪,而且很在乎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虽然想获得学生的尊重谎报年龄,但还是改变不了被学生捉弄的命运。在校外期间可能会因为有点火爆的脾气自称本大爷,但在校内/对学生和老师的时候会注意人称用语,也不会喝酒。

但他有绝对的原则,任何人都不能够伤害他的学生,否则他会毫不犹豫地变回原型把对方撕碎。以及不会加入天界魔界任何一个阵营,永远保持中立。

*经历:
杰弗里曾经是一个破坏狂,基本都以原型出现,凡是他出现过的地方都会受到毁灭性的破坏,而他也很享受这种破坏一切的感觉。或许只是出于动物的本能,他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

后来,来自天界和魔界的两位少女合力将他镇压了下来。不过她们并不想丢下受伤的他,于是带走了他,给他治疗,一起度过艰苦的时光。天界的女孩相信,任何人都有善的一面,而魔界的女孩认为,他一定可以成为优秀的战斗伙伴。

于是逐渐的,他从一开始的想要养好伤以后就杀死他最讨厌的这两个女孩,变成了将她们视作无比重要的亲人。在当他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时,天界开始了新一轮的领导人换届选举。如果驯服了地狱三头犬,那和他签订契约的主人就会有绝对的实力优势。天界的少女为此产生了动摇,她不顾杰弗里的劝阻强行要和他签订契约,可是要和地狱三头犬签订契约需要非常强大的魔力,否则会因为承受不住压力心脏破裂死亡。最终的结局便是,天界的女孩死掉了。

杰弗里在自责和不解中收到了来自魔界的女孩的契约缔结申请,她说「如果我在签订条约中死掉了,那我就可以去找她了。如果我成功了,那我们从此就成为了真正相依为命的亲人,只剩下我们了。」杰弗里尊重了她的选择,契约最终签订成功。可是,这个女孩还是死在了战场上。作为代价,杰弗里必须要被塔戈特砍下一个头来表示他对主人的忠诚。

他看到了战争的无序与残酷,天界的邪恶和魔界的善良。在他因阵营摇摆而痛苦不堪之时,TS学院的上一届学院长将位置交托给了他,让他成为了中立学院的学院长。虽然并没有签订契约,但他却愿意接受这对他来说最好的结局,他答应学院长会把学生们看得无比重要,从此封印好自己的能力不去随便伤害人。

*备注:
原型的大小可能是整个魔王城那么大,并且会吐火。
因为本身体温偏高所以不喜欢穿太过严实的服装,但是被学生吐槽太没有校长的样子了,所以会有意识穿一件短袖连帽外套。
不会抽烟,但就是要装得自己很会,然后被呛到。
他以魔力为食。
魔力值强大的,并且被他所认可的人可以和他签订契约成为他的主人。条约缔结成功后他们的生命就连在了一起,但如果主人死亡,杰弗里也会被塔戈特砍下一个头作为效忠的表达,如果和他缔结条约的三个主人都死掉,那他才会死。并且是一个一个缔结,不能同时拥有三个主人。条约缔结失败的话,缔结条约的人会心脏破裂死亡,而这对杰弗里的生命没有任何伤害。
讨厌被别人说自己矮,会介意很久很久很久而且会非常生气。

死亡的孩子!

可拉·缪克斯,♂,被改造成怪物的寒鸦,魔王军黑队队员,异能「噬毒」,隶属魔界
克罗·安若根特,♂,影妖,荆棘红叶上层干部,隶属魔界
瑞纹·瑞尔特,♀,影妖,荆棘红叶上层干部,隶属魔界
蕾切尔·福克斯,♀,狐妖,荆棘红叶上层干部,异能「泡沫记忆」,隶属魔界
斯科尔·扑克,♂,堕落的天界天平附神,魔界最大赌场荷官,异能「质量守恒」,隶属天界
塔戈特·帝穆斯,♂,死神,魔王军最高指挥官/技术研究人员/黑客,异能「灵魂歌咏」,隶属魔界
斯嘉丽·玫瑰,♀,吸血鬼,魔王军军医长/最高指挥官,异能「血能」,隶属魔界
玛格丽特·克里斯蒂,♀,吸血鬼,魔界上流阶层贵族/被封女爵/兼职裁缝,异能「未来闪现」,隶属魔界
尤金·法尔,♂,不死族骨灵,Destruction部队五兵器之一,异能「怒焰绝唱」,隶属魔界
燕后,♀,六翼天使,天界领导人,异能「召唤魔法」,隶属天界

孩子们!我解释一下p4他只是沉溺疼痛的抖M而已……是R18G,并不能去掉G

剧情走向死掉的孩子:
玲华,♀,重明鸟,天宫秘书,异能「怪力」,隶属天界
威伊勒斯·杀人魔,♂,魅魔与天使长的混血(灰子),Destruction五兵器之一/王弟,异能「空气拟造」/「元素魔法」,隶属魔界
撒克逊·泰勒,♂,幽灵,Destruction五兵器之一,异能「镜中世界」,隶属魔界
安德烈·弗兰克,♂,不死族骨龙,魔王军突击部队红队队长,异能「时空切割」,隶属魔界
茜普·甘布勒,♀,筹码附灵,天宫白队队员/魔界赌场荷官(赌场主),异能「命运的筹码」,隶属天界